2022,李佳琦的對手是虛擬人

科技 2022-05-14 瀏覽(95) 評論(0)
- N +

凌晨3點,沒有打烊的不僅有24小時便利店,還有數以百計的24小時虛擬主播直播間。

有用戶開始感慨直播屆的內卷程度,“李佳琦的對手已經變成了非人類?” 

實際上,早在2020年五一期間,就有虛擬偶像在直播間里帶貨了,彼時虛擬偶像洛天依和李佳琦同臺直播,關注度頗高,一度登上微博熱搜。 

兩年過去,虛擬帶貨主播已經“跑進”各大平臺直播間。 

2021年11月,快手虛擬主播“關小芳”亮相快手小店直播間。

2022年2月,京東美妝虛擬主播“小美”現身YSL、歐萊雅、科顏氏等超20個美妝大牌直播間。

2022年4月,淘寶公布2022年直播營銷三大方向,其中虛擬主播和3D場景成為直播增量市場。 

在直播電商強監管和元宇宙熱潮的雙重背景下,虛擬帶貨主播成為MCN機構和各大直播電商平臺重推的新增量,仿佛這是2022年直播電商界的新趨勢,不可錯過。 

但虛擬帶貨主播的技術成本較高、沒有公認的定價標準;不同技術手段下的虛擬主播價格天壤之別;大部分虛擬主播沒有互動,需要真人主播輔助;轉化率尚不及真人主播。種種局限,讓需要掏出真金白銀的商家有所顧慮。 

虛擬人帶貨,到底需要哪幾種技術手段?想入場,要花多少成本?各方都在助推虛擬帶貨主播,品牌和商家又該如何選擇?虛擬帶貨主播到底是噱頭還是趨勢?本文將試圖解答這些問題。

虛擬主播帶貨,有人買單嗎?

目前,虛擬帶貨主播從技術驅動方式上可以分成兩種,一種是AI技術驅動的虛擬主播,另外一種是真人驅動類的虛擬主播。 

由AI技術驅動的虛擬帶貨主播,共有兩種呈現方式,純AI虛擬主播、“真人+虛擬人”的組合主播;而真人驅動類的虛擬主播,由“虛擬形象”和幕后的“中之人”組成,也算是市面上主流的虛擬直播方式之一。 

第一類純AI虛擬主播,“不知疲倦”,能做到24小時循環直播,或者在真人主播下播后,代替他們繼續直播。 

一過凌晨12點,虛擬主播們一般就要出來營業了。近日,開菠蘿財經注意到卡姿蘭、美即、屈臣氏等美妝類品牌,森馬、VANS等鞋服品牌,軒媽蛋黃酥等食品品牌,Switch等3C電子品牌,還有多個家紡品牌,都有虛擬主播正在直播賣貨。 

圖片

虛擬主播直播間 

虛擬內容技術服務提供商世優科技創始人&CEO紀智輝表示,AI虛擬主播的優勢在于使用成本很低,并能通過AI解放人力,但主播的動作和話術,基本上都是通過AI技術和實時動畫技術預設好的模板。因為AI虛擬主播也缺少與人實時互動的訓練,對于消費者的提問和訴求,一般只能回答直播系統預設過的問題。 

但未來,紀智輝表示,通過AI技術的突破,實時性互動的問題會逐步被解決。AI類虛擬主播未來的應用場景肯定非常廣泛,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應用場景。

虛擬主播為何無法及時回答用戶的問題?險峰長青投資經理李云帆曾調研過虛擬人市場,他對開菠蘿財經分析,可能的原因有三:一是品牌商沒有設置完整的回答庫,導致觸發的關鍵詞不夠多,用戶的提問被忽略;二是虛擬主播被普遍設置為逐一講解商品,只在間隙時間才會與觀眾互動,而機器并不一定會返去看之前的彈幕,造成部分信息丟失;三是虛擬主播會選擇共性問題進行回答,讓盡量多的聽眾在最短時間內受益。 

這類直播間因為其他時間段主要是真人主播帶貨,AI主播帶來的真實轉化率和GMV成績不好測量,但多位受訪者指出,其互動性和觀看量數據普遍比較一般。 

由于上述直播間的AI主播,尚未具備自主交互能力,第二類直播間都會為為虛擬人匹配真人助播,選擇以“真人+虛擬人”的組合模式直播。比如,MCN機構大禹網絡旗下的虛擬IP“一禪小和尚”,從今年5月起開始直播帶貨;成長于抖音平臺的美食知識類賬號“我是不白吃”,早在2020年3月就開始直播帶貨。

2

“一禪小和尚“賬號正在直播

直播電商公司遙望網絡,在4月17日發布了“虛擬主播”周小瑜,介紹說是旗下主播瑜大公子的“孿生主播”,用到的是基于深度學習的AI人臉合成技術。遙望方面稱,這一技術相對傳統的CG制作虛擬人,成本會低很多。

3

瑜大公子(左)與“孿生主播”周小瑜(右)圖源 / 直播截圖 

“這類虛擬主播在前期已經積累了一定的IP認知度和粉絲粘性,自帶流量,有真人主播介紹產品,它們作為吉祥物和助手出現,整體帶貨效果低于頭部真人主播,但優于AI主播。”易觀分析零售行業高級分析師陳濤稱。 

有數據顯示,近三個月來,“我是不白吃”在抖音直播37場,累計銷售額達1088.99萬元。作為粉絲數2254.6萬的賬號,帶貨數據低于抖音同粉絲量級的其他美食賬號。 

第三類則是真人驅動類虛擬主播,由“虛擬形象”和幕后的“中之人”組成。這

標簽:
評論列表 (0)條評論

發表評論

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18